Rolf Strietholt, Olesya Gladushyna 和 Andrés Strello

本博文由叶王琼翻译。

全球教育界都在期待着最新PISA排名的公布。这些排名衡量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15岁学生在阅读、科学和数学方面取得的进步。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作为一种衡量教育质量的方法,它最广为人知的局限性在于,只涵盖了教育体系有限的产出范围。因此,就存在一种威胁,如果各国致力于在PISA测试中取得最大的成绩,那么它们可能会把注意力从教育对更广泛社会的重要(但无法衡量)贡献上转移开,例如,道德和公民参与的发展。事实上,在这篇博客中,我们就各国的PISA成绩和学生的公民知识差异提供了新的证据。

不充分的排名提供了一个支离破碎的画面

要理解为什么PISA提供了一个过于简单的教育质量图景,就有必要重新考虑教育对社会的作用。民主社会普遍的共识是,学校不仅要让孩子为工作做好准备,而且还要促进社会价值观和积极的公民意识。

PISA关注的是教育如何促进经济增长和发展。为此,主办PISA的经合组织测量了被专家认为是人力资本关键的数学、阅读和科学素养。尽管这些学术领域的知识对教育的其他目的很重要,但是积极的公民需要对人权、新闻自由或政党的财政捐助等问题有进一步的了解。在“后真相”时代,激进的民粹主义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兴起,这种公民教育正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问题。然而,PISA并不能很好地表现这些知识。

比较学生在数学和公民教育方面的表现

然而,在PISA之外,还有其他以衡量孩子的公民知识和态度为中心目标的研究。其中最广为人知的跨国研究就是国际公民与公民教育研究(ICCS)。因此,通过利用PISA和ICCS的数据,我们可以比较不同国家年轻人的学术和公民知识。我们在图1中展示了这样的对比。图1将PISA 2015的数学平均分数(横轴)与ICCS 2016年公民知识测试的平均分数进行了比较。这一比较包括了所有参加这两种评估的欧洲和东亚国家 (拉丁美洲国家被排除在外,因为它们在国际评估中的表现往往较低)。

这一图表清楚地显示,在地理、历史和文化空间相似的国家/地区之间,公民知识存在巨大差异,虽然这些国家/地区的孩子在PISA测试中的分数也相似。例如,香港、韩国和中国台北都是PISA数学成绩最好的地方,但他们在公民知识方面的成绩相差66分(相当于多上一年学)。同样的,虽然丹麦、芬兰、挪威和瑞典的孩子在数学方面达到了国际平均水平,但是他们的公民知识水平非常高。事实上,在这方面,是斯堪的纳维亚(而不是东亚)的儿童领先。

图1. 各地在国际数学和公民教育评估中的平均表现(Pearson’s r=.51)。

PISA模范生:一个错误的承诺

不同的评估得出不同的教育成绩结论。因此,如果认为一个教育系统的产出(或者任何衡量其 “ 质量” 的尝试)可以被压缩成一个单独的(或者一部分)的分数,那就太天真了。然而,这正是PISA排名经常被解读的方式,对政客和媒体来说尤其如是。因此,在2018年PISA结果即将公布之际,我们敦促读者谨慎行事,并了解标题背后的重要性。特别是,应该避免模仿PISA测试中表现最好的教育体系。相反,值得记住的是,教育系统的产出是多方面的——在一个领域表现出色的国家可能在另一个领域表现不佳。

About the author(s)

Rolf Strietholt

Dr. Rolf Strietholt is a researcher at Technische Universität Dortmund. He is also affiliated with the University of Gothenburg. His current interests lie in the field of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s of edu- cational systems, so-called comparative education, and include educational effective research studies with a special focus on measuring and explaining inequalities in student performance.

Olesya Gladushyna

Olesya Gladushyna works at the Centre for Research on Education and School Development at TU Dortmund University in Germany. Her research projects focus on the analysis of the international large-scale assessments in education and elaboration of policy recommendations on school effectiveness.

Andrés Strello

Andrés Strello is a Research Fellow and PhD Student at the Center for Research on Education and School Development (IFS) at TU Dortmund University in Germany. He is currently participating in the European Training Network OCCAM which supports his research on the normative and theoretical implications behind the measurement of educational inequ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