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 Piopiunik

本博文由叶王琼翻译。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不断地说明了各国15岁学生在阅读、科学和数学方面的表现是如何不同的。教师素质的差异通常被认为是造成这些巨大差异的关键因素。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我与合著者Eric A . Hanushek (斯坦福大学) 和Simon Wiederhold (KU Eichstätt-Ingolstadt) 使用了关于教师认知技能(教师素质的一个重要维度)的国际可比数据来调查这一说法。

发达国家的教师技能差异很大

我们使用来自经合组织成人能力国际评估项目(PIAAC)的独特数据,首次计算出31个国家/地区,教师计算和读写能力的一致性指标。图1显示教师的技能差异很大。例如,在我们的样本中,技能水平最低的国家(智利和土耳其),教师的平均计算和读写能力,远远低于加拿大仅接受过职业教育的成年人的水平[1]。相比之下,在技能水平最高的国家(日本和芬兰),教师的技能超过了在加拿大获得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的成年人的技能。

图1.各国教师的认知技能(与加拿大工人相比)
注意:实心圆点表示特定国家教师在计算和读写方面技能的中位数。空心的橙色圆圈表示加拿大25-65岁之间三个不同教育背景群体的中位认知能力:高中以上学历,包括职业教育(大专,非学历高等教育);本科学历(学士学位);研究生学历(硕士或博士学位)。数据来源:PIAAC(2012,2015)。

教师技能部分解释了各国学生表现的差异

我们将这些国家级教师技能测量与PISA学生数学和阅读成绩的个人数据进行关联。图2显示,教师认知技能的跨国差异部分解释了学生成绩的国际差异。例如,如果教师的水平提升到芬兰教师(表现最好的国家)的技能水平,意大利和俄罗斯的学生,他们的数学成绩将大幅度提高 (将近一个学年的学习进度);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的学生,则会提高大约四分之三学年的学习进度;如果每个国家的教师水平都提升到芬兰的程度, PISA成绩的国际差距减少约四分之一。

图2.学生表现和老师的认知能力
注意: 每个圆圈表示一个国家,实线表示最佳线性拟合。 数据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PIAAC(2012、2015)和PISA(2009、2012)。

其他国家因素能否解释学生表现和教师技能之间的关系?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的分析控制了许多其他因素,从而排除了我们结果的其他解释。最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计算教师在算术和读写能力之间的认知能力差异,来解释国家之间跨学科保持不变的所有差异(例如,教育支出,人口的平均认知技能以及一般文化背景,比如教育的重要性)。这种方法得出的结果类似于将教师的计算能力与学生的数学成绩联系起来,或将教师的读写能力与学生的阅读成绩联系起来。

其他分析强有力地支持了以下解释:我们的发现确实反映了教师技能的影响。当我们将学生的表现与PIAAC中评估的其他广泛职业(例如经理,科学家和工程师,卫生专业人员和商业专业人员)的认知技能水平相关时,我们发现没有系统的关系。只有教师的技能与学生在PISA中的表现始终相关。

政策制定者可以做些什么来提高教师的认知技能?

我们的国际数据还允许我们调查政策选择如何影响教师队伍的技能,并最终影响学生的学习成绩。 重要的是,我们发现教师工资溢价的国际差异(考虑到他们的性别,工作经验和认知技能)与教师的认知技能直接相关。 这些结果说明了增加教师工资的潜在价值。 但是,政策制定者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全面提高教师的工资。为了确保取得积极的成果。他们必须保证最高效的教师获得更高的工资。


[1]  我们使用加拿大进行技能比较,因为加拿大迄今为止是PIAAC中最大的国家样本。

About the author(s)

Marc Piopiunik

Dr. Marc Piopiunik is a postdoctoral researcher at the ifo Center for the Economics of Education in Munich and affiliated with CESifo. Marc’s research includes education economics, labor economics, and migration economics. In the area of education economics, he has recently worked on teacher skills and teacher se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