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A. Hanushek Ludger Woessmann

本博文由杨洋 (Kajsa Yang Hansen) 翻译​ 。

尽管德国等一些国家热衷于使用PISA数据,但美国等其他国家对PISA分数的关注就要小得多。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对PISA分数排行榜的反应很大程度上基于民族自豪感。但是,PISA成绩是衡量每个国家未来劳动力素质的良好指标,而劳动力素质反过来又被证明是决定一个国家长期经济增长率的决定性因素。

学校成绩和经济增长的早期研究

在过去的25年里,经济学家们一直在关注为什么有些国家的增长速度比其他国家快。经济增长决定着社会未来的经济福祉,即使是微小的增长率差异也会对对未来的收入水平有着显著的影响。

直到最近,这方面的研究重点转移到学校成绩上——受广泛的个人收入研究以及合宜的此类数据的推动——以表征世界各地工人技能的差异。从1990年左右开始,经济学家开始研究长期经济增长的决定因素(例如,Romer 1990; Barro 1991; Mankiw, Romer & Weil 1992)。尽管在如何进行数据分析以及如何解释分析结果方面存在一些分歧,但关键的一点是,几乎所有这类研究都是通过学校成绩来衡量技能的。

然而,这些研究往往忽视了技能的差异,因学校以外因素比如家庭内部因素所造成的人力资本差异,学校教学质量,以及忽视对因果关系的考虑。事实证明,这些批评是有根据的。

图1. 各地的考试成绩和经济增长率

备注:1960-2000年国际学生平均学业测试成绩,1960年平均受教育年限和1960年实际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初始水平(每个轴上增加的无条件变量的平均值)的平均年增长率(以百分比表示)回归图。资料来源:Hanushek & Woessmann(2015)

技能测量直接决定所有区别

随着来自国际评估更好数据的出现,教育质量在决定经济福祉方面的重要性变得不可否认。具体来说,国家长期增长的差异与国际考试成绩密切相关 (Hanushek & Woessmann, 《国家的知识资本》,MIT Press,2015)。图1显示了1960年至2000年期间一些国家的考试分数与人均GDP增长率之间的关系。

简而言之,经济增长与一国人口的技能紧密相关,而PISA和TIMSS等国际测试在衡量这些重要的劳动力技能方面做得很好。此外,一旦将学生知识水平纳入增长模型,学业成绩就无法提供额外的解释力。

测量十分重要,它将政策重点从仅仅是学校成绩转移到更重要的学校质量问题上。

About the author(s)

Eric A. Hanushek

Dr. Eric Hanushek is the Paul and Jean Hanna Senior Fellow at the Hoover  Institution of Stanford University. He is a recognized leader in the economic analysis of education issues, and his research has had broad influence on education policy in both developed and developing countries. He is the author of numerous widely-cited studies on the effects of class size reduction, school accountability, teacher effectiveness, and other topics.

Ludger Woessmann

Dr. Ludger Woessmann is Professor of Economics at the University of Munich and Director of the ifo Center for the Economics of Education. His main research interests are the importance of education for economic prosperity and the importance of institutions of the school systems for efficiency and equity, often using international student achievement t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