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 Sluijter Remco Feskens

本博文由叶王

公平与公正

教育公平在国内外都是一个备受争论的话题。这就导致了一种观点,即教育公平是一个需要采取行动的问题。我们即将发表在《超国家教育政策杂志》(Journal of Supranational Policies of Education)上的文章调查了这种观点是否正确。使用经合组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的数据,我们调查了整个欧盟的教育“公平”程度。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衡量“公平”的方法是考虑各国在PISA考试中的表现,而不受学生背景特征的影响。

欧洲教育体系有多公平?

我们将性别、移民背景、家庭语言、年龄和学生的社会经济状况结合起来,以预测学生在PISA 2015中的科学、数学和阅读方面的分数。 我们假设教育系统越公平,这些背景特征对PISA分数的影响就越小。

图1. 性别、移民背景、家庭语言、年龄和学生的社会经济状况对科学PISA分数的综合影响(Cohen’s f2
注意:地图上的数字显示了每个国家的效应大小(用Cohen’s f2表示,这是一种基于背景特征和PISA分数之间的平方多重相关性来衡量效果大小的方法)。

Cohen’s f2值0.02、0.15和0.35,分别对应较小、中等和较大的效应。效应值大于欧盟平均值的国家/地区为红色。效果值小于欧盟平均值的国家为绿色。

那么,公平呢?

欧盟的所有背景特征对科学得分的平均影响为0.22,这是一个中等效应。比利时的效应值最大(0.35),其次是法国(0.32)和德国(0.31)。 效应值相对较小的国家包括爱沙尼亚、拉脱维亚、英国和意大利。

在阅读和数学方面,所有背景特征加在一起对PISA分数的平均影响是相当的,分别为中等效应的0.26和0.23。

基于这些结果,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欧洲的教育系统被称为公平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科学、阅读和数学的效应值表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但是,效应值低于欧盟平均水平的国家若是固步自封,将是愚蠢的。这些国家的效应值远非微不足道。 这项研究的结果明确表明,所有人的机会均等还远未实现。

有关详细信息和结果,请阅读我们上面提到的即将发表的文章(DOI: 10.15366/jospoe)。

About the author(s)

Cor Sluijter

Dr. Cor Sluijter heads the department of Psychometrics and Research of Cito, the Dutch national institute for educational measurement. His research interests include selection decisions in education, test construction and computerized (adaptive) testing.

Remco Feskens

Dr. Remco Feskens is a member of the department of Psychometrics and Research of Cito, the Dutch national institute for educational measurement and guest researcher at the department of Research Methodology, Measurement and Data Analysis at the University of Twente. His research interests include educational measurement and survey method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