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 Parker

本博文由洋 (Kajsa Yang Hansen) 译​

假如你是一位肩负教育体制改革重任的决策者面对令人眼花缭乱并相互竞争的教改提案. 所有提案人都对自己的提案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你是应该听那些提倡推广自由择校的经济学家呢,还是崇拜“芬兰奇迹”, 赶时髦地复制一个几乎和芬兰一样的教育体制?又或许是回到守旧的德国和荷兰教育体制, 把学生分类进行教学?高质量的经验数据大多是地方性的。我们不可能从这些适合于地方性的特定的教育政策中看到其对整个教育体系的影响。因此, 多周期、多国家、高质量的大型国际比较研究, 例如PISA, 可以为决策者提供一个以同样标准比较有不同教育政策的国家的数理和语文的平台。决策者还可以对不同时期的学生成绩进行比较,看看某些新政策的实施对学生的影响。

根据成绩分类教学的利与弊

通过分析PISA数据,我们试图回答以下问题: 按成绩对学生分层分类进行教学的国家是否比其他不分类教学的国家做得更好?分类教学的政策所指有很多不同,如学校分轨,私立学校,选择性学校,核心学校,以及在一些收入和财富悬殊国家的择校政策和学校集区政策。所有这些政策的结果是,成绩较好的学生被放在一起接受教育,与成绩较差的学生分开。你可以在这里阅读我们的文章。

分层分类教学政策有利有弊。成绩好的学生在同样层次同伴中接受教育可以更茁壮地成长。教师可以根据学生成绩制定教学目标有的放矢地教学。择校可以为家长提供选择适合自己孩子的学校的自由。但是分层分类教学也可能产生负面影响。成绩较差的学生可以享受成绩好的孩子的帮助。成绩好的孩子可以通过帮助其他学生来获得对知识的更深度理解。此外,现在广泛的研究成果表明,在有选择性的学校接受教育的学生,比起在综合性学校接受教育的同龄人,动力自信心较差,学术兴趣较低。在分层分类教学严重的国家,这些影响更为强烈。

我们的研究结果

我们聚集整理了五个PISA周期的数据,以便了解一个国家教育体系中的分层教学的程度与学生其绩之间的关系。我们侧重于分层随时间的增加或减少是否与平均学业成绩的改善或下降有关。如下图显示, 分层增加的国家平均表现有所下降。

成绩变化和分类分层教学之间的关系

PISA 2000 到2012 理科排名的变化

结论

我们的研究认为,增加成就分层的政策与平均学业成绩的下降有关。然而, 我们不提倡决策者根据我们的研究改变教育体制。我们的结果很有启发性,作为大型国际比较研究的一部分,建议决策者应该致力于创造更平等的教育体制。

About the author(s)

Phil Parker

Professor Phil Parker is th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for Positive Psychology and Education at the 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 He received his doctorate in Educational Psychology from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His major research interest includes educational inequality, developmental transitions, and educational attai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