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és Sandoval-Hernández

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15岁学生的教育表现进行的一项调查。最新一轮的PISA结果将于今年12月发布,我们将在新闻和其他媒体上看道很多相关报道。有可能大多数报道要么是关于国际排名的,要么是关于“什么在教育中起作用”。但是这些都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PISA 排名

我们将被告知诸如X国在科学和阅读方面略高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在数学方面也接近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我们将被告知,这一成绩与2015年的成绩相比是否有显著变化。我们还将被告知,X国的表现,比如说,与澳大利亚,德国和爱尔兰等国的表现相当。然后,所有这些排名知识原始分数的比较,它们没有考虑到教育系统运作的社会环境。举个例子,2015年,英国在PISA中的表现明显高于多米尼加共和国(在所有科目上),但是我们也知道英国的人均收入几乎是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七倍。因此,当教育系统在如此不同的社会经济条件下运行时,对它们进行原始比较似乎是不公平的(这里有一个考虑到社会经济差异的教育系统之间比较的一个好例子)。

那么,什么在教育​​中起作用?

关于“什么在教育中起作用”,情况并没有那么不同。教育系统的原始比较也不是很有用,因为PISA可以提供证据支持相互矛盾的主张。学校自治的支持者(即校长和教师在管理学校资源方面拥有更大的自主权)将指出爱沙尼亚(PISA 2015科学排名第3)的情况,声称这是一个很好的做法。另一方面,该政策的批评者会指出新加坡(PISA 2015科学,阅读和数学方面排名第一)的情况正好相反(见PISA 2015结果图II.4.3)。 PISA 2015的结果还可以提供证据,表明在班级较小的学校中,学生的表现往往更好(芬兰的班级平均少于20名学生,科学排名第5),但是他们也可以提供证据来证明相反的结论(日本的班级平均超过35名学生,在科学方面排名第二)(见PISA 2015结果图II.6.16)。

环境很重要

因此,我们应该关注的故事必须超越对教育系统的简单比较。 “我们的排名如何?”或者“什么有用?”,这些不是通过分析PISA所能回答的正确问题。这是因为,如上所示,几乎所有政策都在某个地方奏效,而没有一项政策在所有地方都奏效。这个不是PISA数据的局限,而是我们对它进行的分析和解释有限(除了学生成绩,PISA收集了大量关于学生、教师、学校和国家的背景信息)。 我们的分析不仅要考虑哪些政策或实践有效,还要考虑这些政策或做法可能起作用的条件。 在教育研究中,一切都与环境有关,因此,如果不考虑其所在社会的背景,就无法理解教育系统。

About the author(s)

Andrés Sandoval-Hernández

Dr Andrés Sandoval-Hernández is a Lecturer in Educational Research at the University of Bath in the UK. Over the last few years, he has collaborated with or consulted for the ministries of education of several countries, the IEA, the World Bank, the OECD, UNESCO, UNICEF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His research interests include comparative analyses of educational systems using large-scale assessment data with a focus on educational inequalities and civic education.